新西兰服务器

比冠病更危险?新加坡骨痛热症一周激增735例,创两年来新高

新加坡国家环境局官网,4月20日发布近期骨痛热症病例统计结果,数据显示自3月6号起,新加坡每周感染骨痛热症的人数呈逐渐上升趋势,且于上周(4月13日至4月19日)病例数据统计达到顶峰,735例。  

比冠病更危险?<a href=新加坡骨痛热症一周激增735例,创两年来新高” />

 

相较于历年骨痛热症病例统计结果来看,今年的骨痛热症病例发病时间早,且数量比往年大幅上升。

 

比冠病更危险?<a href=新加坡骨痛热症一周激增735例,创两年来新高” />

 

4月15日,新加坡卫生部长王乙康也曾在Facebook上发文表示,自己感染了骨痛热症。

 

他从4月9日起就开始出现肌肉酸痛的症状。一开始,他还以为是锻炼过度而留存的后遗症。但后来由于症状持续存在,且于昨日出现了手臂和身体上的皮疹,便选择去就医。在这期间,王乙康反复进行了冠病ART测试,结果一直是阴性。 直到看完医生后,他才得知原来自己患上了骨痛热症。   在贴文中,王乙康还提醒大家,记得定期将屋内积水清理干净,蚊虫通常会在干净的水中滋生,尤其是阳台和走廊。  

比冠病更危险?<a href=新加坡骨痛热症一周激增735例,创两年来新高” />

小科普

迄今为止,新加坡已发现约140种蚊子,只有两个能够传播骨痛热病毒,也就是基孔肯雅热和寨卡病毒。他们主要在白天咬人,但晚上也可以在光线充足的地方咬人。

 

埃及伊蚊 – 新加坡传播骨痛热的主要蚊子
比冠病更危险?<a href=新加坡骨痛热症一周激增735例,创两年来新高” />
白纹伊蚊 – 可以传播骨痛热,但效率不如埃及伊蚊
比冠病更危险?<a href=新加坡骨痛热症一周激增735例,创两年来新高” />

新加坡如何防范试行伊蚊绝育计划?   为了消灭骨痛热的传播源头——黑斑蚊,新加坡政府截至2017年已经在组屋区安置了5万个黑斑蚊捕卵器。   比冠病更危险?<a href=新加坡骨痛热症一周激增735例,创两年来新高” />

 

此外,新加坡的草地上都经过喷雾处理,往草上打灭蚊药。   新加坡政府还使用“绝育计划”(Project Wolbachia),环境局投放了带沃克巴克氏菌的雄性黑斑蚊,这种蚊子和母黑斑蚊交配后产出的卵不会孵化。   政府在部分组屋各楼层的公共走廊和外围进行试验。淡滨尼和义顺试行计划超过一年后,高达98%的伊蚊数量受到抑制,病例数也减少了88%。   不过环境局指出,伊蚊绝育试验计划目前仅覆盖全新加坡大约12%的组屋区,到了这个月则将扩大到17%。

 

比冠病更危险?<a href=新加坡骨痛热症一周激增735例,创两年来新高” />

 

预防骨痛热症最好的方式是防蚊   新加坡环境局呼吁清理家中积水之地,不给伊蚊制造有利繁殖的条件。具体可采用勤换花瓶里的水,把家中能积水的水盆在无用时朝下盖等措施。   自前年7月对违例屋主落实更严厉的刑罚后,环境局去年在大约770个住家发现多处蚊虫滋生点,有约1100个住家反复出现蚊子滋生问题。  

比冠病更危险?<a href=新加坡骨痛热症一周激增735例,创两年来新高” />

比冠病更危险?<a href=新加坡骨痛热症一周激增735例,创两年来新高” />

骨痛热症黑区

比冠病更危险?<a href=新加坡骨痛热症一周激增735例,创两年来新高” />

如果表现出骨痛热症状,大家还是应该及早求医。   骨痛热疫苗
  据报道,杜克—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院高级研究人员罗克兰迪博士(Ruklanthi de Alwis)表示,由于缺乏适合研究骨痛热症的动物模型,以及很难发现有一种骨痛热症病毒可以针对四种血清产生抗体等原因,目前仅有一款疫苗(Dengvaxia,由法国诺菲Sanofi研发)获得许可生产,后续骨痛热症其他疫苗的研究工作还在继续进行中。

 

Dengvaxia,由法国诺菲Sanofi研发,菲律宾曾全国推广该疫苗,但由于注射该疫苗后产生儿童死亡案例,最终全国叫停。新加坡也于六年前批准该疫苗投入使用,但由于担心未感染者在接种后感染骨痛热病,并产生更严重的症状,所以新加坡注射疫苗人数,非常有限。

— END —

[新加坡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