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新加坡前国会议员爆料,婚外情曾向高层坦白,但“他们建议保持沉默”

新加坡国会工人党前议员辣玉莎(Raeesah Khan)因撒谎而引咎辞职一事,继续发酵。

 

这次涉及的是工人党另一前议员,饶欣龙。

 

事情是这样的:

11月1日,辣玉莎承认自己8月3日在国会上撒谎。11月30日,辣玉莎引咎辞职。

12月2日,在工人党新闻发布会上,记者问党魁毕丹星,为何辣玉莎花了几乎三个月的时间才决定承认撒谎。

辣玉莎说,由于担心自己曾被性侵的事被公开,因此在国会上撒谎。毕丹星说,辣玉莎后来决定向国会坦白,但需要时间先向家人交代,他于是给辣玉莎时间,尽管她花的时间长了一些。

 辣玉莎案和当年饶欣龙案为何处理不一?

另有记者问,辣玉莎花了三个月时间承认撒谎并辞职,他不由得想起2012年饶欣龙事件;当时工人党议员饶欣龙被传婚外情之后,一个月内就被工人党开除;记者问,为何工人党对前后两件事的处理有如此差异?

【关于“饶欣龙事件”,请见文末】

 

<a href=新加坡前国会议员爆料,婚外情曾向高层坦白,但“他们建议保持沉默”” />

(图源:亚洲新闻台Youtube)

 

毕丹星回复说,工人党高层曾与辣玉莎有过两次接触,第二次是邀请辣玉莎到中央委员会来进行解释,“可是她当时已经退党了”。

 

他也说,“辣玉莎毕竟是国会议员,我们不愿仓促行事。”

 

至于饶欣龙事件,毕丹星说,事件发生时,他本人是中央委员会委员;“当时,在出现婚外情传闻之后,饶欣龙没有向高层交代,也没回应媒体询问。工人党愿意给他一些空间来处理问题,但他一直拖拉,直到事情发酵到了不合情理、令人无法接受的地步。因此,高层决定开除他。”

 

他说,这两起事件不尽相同。在辣玉莎案,做出不实言论的人必须在国会中澄清,还原事实。

 

这个说法,跟2012年饶欣龙案发生时的媒体报道基本是吻合的。

 

当时,工人党请饶欣龙到中央委员会对婚外情传闻做出解释。《海峡时报》引述工人党某中央委员说:“如果他出席会议,我们至少能够同他取得共识,一起讨论如何解决问题。我们无法接受的是:他不肯现身对传闻作出解释。这违背了党要求透明和问责的价值观。”

 

媒体也引述时任工人党党魁的刘程强说,“最近传媒一再对饶欣龙作出种种严重的指控,但饶欣龙选择不回应也不解释清楚,是不负责任的行为,也造成了信任危机。我们不能辜负后港选民的支持和期望,因此决定开除饶欣龙。”

 

他总结:“工人党对议员有一定的要求。议员是人民的代议士,也是个公众人物,必须做个好榜样,最重要的是有担当、肯负责。”

 

时隔五年,2018年,对饶欣龙事件,刘程强说,他深知不能再在后港这个“娘家”出错而倍感压力,百感交集。他说:“事件对我造成非常大的压力和情绪上的波动,因为它就发生在后港!我必须去应对。”

 

曾当选国会议员的工人党人李丽莲曾回忆说,开除饶欣龙对刘程强来说是个困难的决定,但为了工人党他必须那么做:“他总是说,党内不可能每个人都当好人,总得有人需要当坏人。他说,只要是为了工人党好,他不介意扮演这个角色。”

 

 饶欣龙:当年没有逃避,

是高层建议我沉默 

2012年2月15日,饶欣龙与妻子离开新加坡;几天后,给后港选民写了公开信。

 

他写道,感谢你们在去年5月7日投票给我,以及在我担任议员的九个月期间,所给予我的耐心和支持。

 

我要对这整起事件,以及因为我被工人党开除党籍,让你们必须再次投票所造成的不便道歉。

 

从2月15日起,我太太和我已经离开了新加坡,这是为了避开媒体的焦点,以便可以重新过我们的私人生活。

 

尽管我们已经开始了生活的新篇章,新加坡始终是我们的家园,我们以后还会经常回来。我在后港为你们服务的这九个月,是我最珍贵的回忆,能为你们服务,尽管短暂,却让我引以为荣。

 

我为后港精神感到骄傲,希望后港居民会继续支持蓝衣的(指工人党)候选人,让后港精神发扬光大,让国会里的M*Z火焰继续燃烧。

 

自此之后,很少甚至没有见到饶欣龙公开露面。

 

几乎整整九年之后,昨天,2021年12月6日,饶欣龙以“Amos Rao”为名,在脸书上公开发帖,回应工人党党魁毕丹星12月2日新闻发布会上的说法。

<a href=新加坡前国会议员爆料,婚外情曾向高层坦白,但“他们建议保持沉默”” />

饶欣龙说,毕丹星所言不实。

 

他写道:“早在婚外情传闻表面化之前,我就已经向党魁刘程强如实告知。在传言公开化之后,我即刻向党魁刘程强和主席林瑞莲交代。我得到的建议是,保持沉默。”

 

“我把党*的利益置于自己利益之上,尽力减少损害,我保持沉默,从中央委员会辞职。”

 

<a href=新加坡前国会议员爆料,婚外情曾向高层坦白,但“他们建议保持沉默”” />

“我的想法是,我让中委会开一张空白支票,让他们根据需要决定说法。为了方便这个过程,我自愿离开新加坡。”

 

“2012年2月12日,工人党以‘违背党*和人民对他的信心、信任和期望’为由,将我开除。我对这个说法没有异议。不过,我不同意毕丹星的说法,因为我已经做出交代。”

 

在文末,饶欣龙说,不接受任何媒体询问。

 

时隔多年,究竟当年是“饶欣龙选择不回应也不解释清楚”,或是“我得到的建议是,保持沉默”,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恐怕难有证据,很可能又是一桩无头公案了。

 

 工人党驳斥:无稽之谈 

 

今天(12月7日),工人党议员兼媒体事务主管贝理安在脸书发表声明说,反驳饶欣龙的说法,指刘程强和林瑞莲“明确表明没有作出保持沉默的建议”。

<a href=新加坡前国会议员爆料,婚外情曾向高层坦白,但“他们建议保持沉默”” />

文告也说,“事实上,饶欣龙当时被召到工人党中央执行委员会面前,对此事做出交代,不过他选择不那么做。”

 

 辣玉莎案接下来会怎样?

 

我们较为关心的还是辣玉莎案接下来会怎样。

 

前几天,我写了《新加坡国会议员因撒谎引咎辞职,供证称高层授意“把这事带进坟墓里”》一文。12月3日,国会特权委员会发布2日、3日听证会的报告,包括视频。在报告中,工人党前议员辣玉莎爆料说,对于国会撒谎一事,她曾向党高层坦白,但高层要求她,“把这事带进坟墓里。”

 

关于此事,工人党12月5日回应,国会特权委员会未得到工人党高层人员的供证,就率先发布对他们存在严重指控的报告。

 

工人党党魁毕丹星说,他们了解到听证调查仍在进行,因此,比较谨慎的做法是“在适当的场合和时间点做出回应。”

 

另,毕丹星在12月2日说,自己做好准备到听证会上供证。

 

国会秘书处12月6日表示,根据国会条例,听证调查进行时,委员会有权在任何时候向国会提交报告。

 

听证会12月6日报告未出。辣玉莎案接下来怎么发展,听证会的后续供词很重要。

 

辣玉莎是不是无间道?

 

辣玉莎案出来之后,有些读者说,辣玉莎一定是无间道。

 

我认为这是在开玩笑。

 

要知道,辣玉莎当时是工人党盛港四人竞选团队的成员。去年大选开跑之前,舆论对工人党盛港团队原本并不抱太大期望。竞选开始之后,由于林志蔚在电视辩论的杰出表现,人们才开始对这个团队侧目。

 

因此,即便是对手,在提名之前,不会预料到工人党如此顺利拿下盛港。

 

<a href=新加坡前国会议员爆料,婚外情曾向高层坦白,但“他们建议保持沉默”” />

 

再说了,即便要安插无间道,也应该安插在单选区,怎么可能为了安插一个无间道,反而丢失了四个国会议席?成本与收益不成正比。

 

还有一点,如果辣玉莎出事是无间道,那么当年饶欣龙出事是不是也是无间道?

 

如果他们两个都是无间道,那么,2012年国会议长、执政党人民行动党议员默柏和2016年人民行动党议员王金发因婚外情辞职,又该是谁的无间道?

(点击查看历史文章)新加坡政坛重磅消息:议员王金发闪电辞职,估计因桃色绯闻

无间道一说,不过是饭后酒中谈资。

 

 2012年饶欣龙案 

 

饶欣龙,1976年出生,毕业自新加坡国立大学政治系和社会学系。

 

2001年6月加入工人党,一年后,获选进入中央委员会。

 

2006年大选,饶欣龙等五人工人党竞选团队,到宏茂桥集选区挑战执政党党魁李显龙带领的五人团队,被媒体形容为“敢死队”。当时,舆论认为饶欣龙工人党团队最多只能赢得15%至20%选票,不曾想,工人党团队最终赢得33.86%选票,令人刮目相看。

 

2011年大选,工人党党魁刘程强离开坚守二十年的后港单选区,转战阿裕尼五人集选区,派饶欣龙守后港,并给予大力支持。

 

是役,饶欣龙帮工人党成功蝉联后港议席,得票率64.8%,不但比刘程强本人2006年的62.74%得票率还高,而且还是工人党自1991年以来的最高得票率。

 

<a href=新加坡前国会议员爆料,婚外情曾向高层坦白,但“他们建议保持沉默”” />

2012年1月,社会上开始传出饶欣龙涉及婚外情。饶欣龙面对媒体多次询问,没有回应。

 

2月7日,在工人党中委会会议上,他辞去中委及财政一职,只保留党员身份。

 

2月15日,工人党忽然发布消息说,已将饶欣龙开除党籍,从2月14日生效。工人党指出,中委会多次请饶欣龙前来解释清楚,但是他没有理会,“违背了党*和人民对他的信心、信任和期望”。

 

一个星期后,2月22日,饶欣龙给国会议长默柏发电邮说,对于被开除党籍一事,自己无意抗辩。

 

新加坡法律规定,任何议员失去党籍,就不能保留议员身份。

 

于是,饶欣龙被认定为从2月14日失去议员身份。

 

由于后港单选区国会议席悬空。同年5月26日,后港单选区进行补选,候选人为工人党的方荣发和执政的人民行动党的朱倍庆。

 

方荣发以62.08%得票率获选为后港单选区议员。

 

无独有偶,饶欣龙向国会议长默柏提出不抗辩之后,十个月后,12月12日,默柏因婚外情曝光,向总理、人民行动党党魁李显龙提出辞职,他所服务的榜鹅东单选区议席悬空。

 

一个月半后,2013年1月26日,榜鹅东单选区进行补选,候选人有四个,包括工人党的李丽连和人民行动党的许宝琨医生。

 

李丽连以54.4%得票率当选,拿下工人党的第二个单选区。                                                        

 

[新加坡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