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新加坡主要反对党副主席:前议员称高层建议“把这事带进坟墓”是在撒谎

新加坡时任国会议员、工人党籍辣玉莎(Raeesah Khan)说,她在国会撒谎之后,该党最高层的三人建议她“把这事带进坟墓”;工人党的副主席费沙说,辣玉莎这是在撒谎。

 

这等于说,辣玉莎8月3日第一次在国会撒谎;12月2日、3日,在调查此事的听证会上,她再次撒谎。

 

费沙说,他不知为何辣玉莎要撒“高层建议把这事带进坟墓”这个谎。

 

<a href=新加坡主要反对党副主席:前议员称高层建议“把这事带进坟墓”是在撒谎” /> (12月9日,费沙在听证会上宣誓将如实供证)

 

我曾评论过,辣玉莎说高层建议她不说,高层则说不存在这事;究竟谁真谁假,应该很难有实证,除非当事人有当时的录音。

 

另一方面,即便没有实证,要从常理来判断孰真孰假,只要有足够供词,应该也不难判断。

 

听证会上出现几处热点

 

辣玉莎8月3日在国会撒谎一事,听证会目前已对六人进行听证:

 

12月2日、3日:辣玉莎、辣玉莎的秘书助理罗佩英、辣玉莎的国会助理Mike林、工人党干部兼义工纳登

 

<a href=新加坡主要反对党副主席:前议员称高层建议“把这事带进坟墓”是在撒谎” /> (12月2日,辣玉莎在听证会上宣誓将如实供证。图源:gov.sg)

 

12月9日:工人党的副主席费沙

 

12月10日:工人党党魁(一把手)毕丹星

 

接下来,听证会还要召唤工人党议员林志蔚副教授供证。

 

六人的供证记录已在新加坡国会网站公开;毕丹星的部分我们后续报道。今天先报道副主席费沙的供证部分。

 

从目前的供词上看,这几天的听证会供词上出现了几处热点:

一、工人党的最高层三人究竟有无建议辣玉莎“把这事带进坟墓里”?若无此事,三人为何没有要求辣玉莎尽快在国会中承认撒谎并澄清事实?

二、辣玉莎既然8月8日已向高层坦白,在10月4日国会上为何坚持谎言?高层对此有何举动?

三、纪委会三人早已知道辣玉莎8月3日撒谎;三人身为高层,事后是否有监督辣玉莎采取纠正措施的责任?三人实际上直接或间接参与此事,却组成纪委会进行追责,是否符合公平公正程序?

四、纪委会三人向中央委员会做出辣玉莎处理建议时,没有向中委会透露三人其实早已知道辣玉莎在国会撒谎,是否有违公平公正原则?

五、听证会上对三人有无“串供”针锋相对

在对上述五个热点做出评述之前,我们先来回顾一下“辣玉莎8月3日撒谎”事件。  

“辣玉莎8月3日撒谎”事件

2021年8月3日,工人党籍国会议员辣玉莎在国会上说,自己曾在三年前陪同一名25岁的强奸案受害者到警局报案。她说,接案的警员当时评论了受害者的穿着,以及评论她喝过酒。受害者随即哭着离开警局。

随即,政府和警方多次要求辣玉莎提供细节,以便调查。但辣玉莎一直没有提供。

10月4日,内政部长尚穆根在国会发表部长声明,告知国会查无此事,并请辣玉莎在不透露性侵案受害者的身份的情况下,提供此事的其他细节,包括报案警署、日期等等,便于警方调查。

辣玉莎在国会上再次确认,8月3日所言属实,但是,自己与受害者已经失联,而且,也不愿让对方受到二度伤害,因此,不愿提供细节。

10月20日,警方发布文告说,曾于10月7日、15日两天联系辣玉莎,请她提供细节,协助调查,但是辣玉莎没有回应,因此,警方无法证实她所说的不当事件曾经发生。

11月1日,辣玉莎承认8月3日是撒谎,实际上并无此事。

11月2日,工人党宣布成立纪律委员会调查辣玉莎在国会撒谎一事。11月8日,辣玉莎出席纪律委员会会议,对多次在国会撒谎做出解释。

11月29日,她再次出席纪委会会议。在这次会议上,党魁毕丹星和主席林瑞莲建议她退党辞职。

11月30日,辣玉莎引咎辞职。

辣玉莎8月3日在国会撒谎一事,听证会目前已对六人进行听证:12月2日、3日:辣玉莎、辣玉莎的秘书助理罗佩英、辣玉莎的国会助理Mike林、工人党党员兼义工纳登;12月9日:工人党的副主席纳登;12月10日:工人党党魁(一把手)毕丹星。

 

费沙(Faisal Abdul Manap)的供证记录已在新加坡国会网站公开;毕丹星的尚未公开。

 

热点一:究竟有无“把这事带进坟墓里”

 

辣玉莎说,8月3日在国会发言之后,8月7日,她向毕丹星坦白,说8月3日所言不实。

 

隔天,8月8日,她与毕丹星、主席林瑞莲、副主席费沙见面,承认8月3日撒谎。辣玉莎说,三人告诉她,最好的办法是不要说出真相,坚持原来的说辞;如果此事不了了之,什么事都不会有;如果此事再次在国会中被提出来,辣玉莎也没必要说出真相。

 

辣玉莎与三人见面之后,同日,向秘书助理、国会助理和义工纳登发手机短信说,“我把这事告诉了他们。他们同意,最好是把此事带进坟墓里。”

 

<a href=新加坡主要反对党副主席:前议员称高层建议“把这事带进坟墓”是在撒谎” /> (辣玉莎的短信内容)

 

费沙12月9日在听证会上供证说,他出现8月8日的会议之前,本以为辣玉莎要讨论的是她8月3日在国会上谈的另外两件事——与穆斯林社群有关的女性割礼和一夫多妻制。他并不知道辣玉莎在前一天曾向毕丹星坦白8月3日撒谎一事。

 

费沙说,在8月8日见面时,辣玉莎向三人说自己18岁在澳洲留学时被性侵,崩溃痛哭,并向三人坦白8月3日在国会撒谎。

 

费沙说,他和毕丹星、林瑞莲三人乍听性侵一说,不知所措。毕丹星问辣玉莎还有什么人知道这事,辣玉莎说罗佩英、纳登、自己的治心理辅导员、丈夫知道此事,父母并不知道。费沙关心辣玉莎的状态,由于他曾经担任心理辅导员,于是他问辣玉莎是否在接受辅导,并主动建议自己去找个伊斯兰宗教师一起帮助辣玉莎。

 

费沙说,在辣玉莎说了当年性侵的事之后,三人当时对辣玉莎没有感到气愤,但,党魁毕丹星也没有建议她去向国会特权委员会坦白。

 

费沙说,他们三人尝试安慰辣玉莎。在辣玉莎平静下来之后,他问起辣玉莎8月3日在国会中提起穆斯林女性割礼和一夫多妻这两事,他说,这课堂在穆斯林社群造成一些不愉快,要求辣玉莎在脸书上发帖澄清。费沙说,他相信这事对辣玉莎形成困扰,以至她打算辞去国会议员一职。辣玉莎答应发帖,毕丹星和林瑞莲没有反对。

 

至于8月3日在国会撒谎一事,费沙说,他们三人都没有做出反应,也没有讨论这么处理,因为三人被当年性侵一事搞得不知所措,当时关注的重点是辣玉莎的状态。

 

费沙说,为何三人对辣玉莎坦白在国会撒谎一事没有任何举动,确实难以理解。在会后,他没有与辣玉莎或毕丹星或林瑞莲谈起8月3日撒谎一事如何处理。

 

费沙对听证会说,关于8月3日撒谎一事,他没有参与。当他在8月8日听到辣玉莎坦白此事时,感到震惊。

 

他认同,在国会做出对警方不实的论述是个非常严肃的问题,他也同意,辣玉莎8月3日所说之事,如果属实,会让公众对警方产生坏印象,一些性侵受害者有可能因此不愿报警。

 

他也认同,即便8月8日当天自己被性侵一说惊得手足无措,仍应该处理国会撒谎一事。他说,在国会撒谎事态严重,事后不坦白不澄清,也是错误;他同意,对国会上撒谎,知情不报,既是错误,也是违法。

 

他同意,在辣玉莎承认国会撒谎之后,自己应该问她有无打算坦白。但是,由于他与一把手毕丹星在国会共事长达十年,对他信任,相信他能做出判断和处理。

 

费沙也说,8月8日会谈到10月29日,他与毕丹星、林瑞莲再无就此事进行任何讨论,毕丹星也没有跟他说过自己准备如何处理此事。至于其他人有无就此事见面或讨论,他并不知情。

 

他认同,辣玉莎是新科议员,在国会任事不足一年,8月8日她前去见最高层三人,应该是希望能获得三人对于8月3日国会撒谎如何善后的指示和建议;既然三人没有做出指示或建议,辣玉莎如果认为高层对此事并不在意,是合理的。

 

但是,费沙认为,辣玉莎是成年人,而且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如果她需要三人的指示或建议,应该直接提出来。

 

对于辣玉莎给秘书助理罗佩英和义工纳登发的手机短信提到“他们同意,最好是把此事带进坟墓里”,费沙表示,这是谎言,但他不知道为何辣玉莎要撒谎。

 

热点二:10月4日国会上为何坚持谎言? 高层对此有何举动?

 

辣玉莎说,在10月4日国会开会的前一天,10月3日,毕丹星到她家来找她。毕丹星说,如果辣玉莎在国会坚持8月3日的说辞,他不会以此事来评判她。辣玉莎对这句话的理解是,毕丹星在劝她,如果隔天国会开会继续追究此事,她就继续撒谎。

 

10月4日国会会议上,面对内政部长尚穆根的提问,辣玉莎坚持8月3日的说辞。辣玉莎说,国会会议结束之后,她、林瑞莲、毕丹星三人到了毕丹星在国会的办公室讨论下一步。无论毕丹星或林瑞莲都没有诘问她为何再次撒谎,也没有要求她要对国会坦白。

 

在12月9日听证会上,费沙说,自己没有料到10月4日国会上会重提此事,不知道毕丹星曾在10月3日找过辣玉莎谈。

 

他说,10月4日国会辣玉莎与尚穆根的对话当时,他本人并不在场;到了第二天他看了媒体报道,才知道辣玉莎坚持了8月3日的说辞,他感到震惊和担忧,认为这对辣玉莎和工人党来说都是大问题,因为现在辣玉莎撒了两次谎。

 

他同意,到了此时,工人党应该有所举动。当时,除了极少数人,其他人都不知道辣玉莎再次撒谎。工人党最高决策机构中央委员会的大部分成员并不知道原来党魁、主席、副主席都知道辣玉莎8月3日撒谎,到了10月4日还坚持说辞。

 

费沙同意,允许国会中重复出现谎言是违法的,有可能牵扯到自己、毕丹星和林瑞莲。他承认,身为国会议员,他有责任在国会上保证不实言论获得澄清,并应该尽快澄清辣玉莎8月3日、10月4日的说辞。

 

但是,他没有采取任何举动,也没有跟任何人提起此事。费沙说,他认为,此事应该由一把手毕丹星处理,该什么时候向国会坦白并澄清应该由毕丹星判断并决定。

 

他认同,按一般逻辑,他发现辣玉莎10月4日再次撒谎之后,应该问问一把手怎么回事,但是,由于他信任毕丹星,而且他本人做事不纯粹靠逻辑(原文:did not go by mere logic),因此,他没有举动。

 

费沙说,为了对辣玉莎10月4日与内政部长在国会的交锋表示安慰,他在10月5日给辣玉莎发了一条手机短信,内容是:“妹妹,你要坚强,阿拉会在需要祂帮助的人的左右,随时向祂求助。如果你需要建议和看法,我会安排时间。”

 

<a href=新加坡主要反对党副主席:前议员称高层建议“把这事带进坟墓”是在撒谎” />

 

他认同,辣玉莎10月4日以及之后的一系列行为,符合她“高层建议把这事带进坟墓里”的说法,如果这个说法属实。

 

10月7日,辣玉莎接到警方信息,要求她提供关于三年前报案投诉的信息。她前去找费沙、毕丹星、林瑞莲讨论如何应对。辣玉莎担心的是,如果到了警署还不说实话,麻烦可能就大了。她供证说,毕丹星和林瑞莲建议她不必理会警方,因为“警方无权逼你说话”。

 

费沙供证说,辣玉莎当时也跟自己见了面,并说要请教律师意见。费沙没有做出回应。他说,毕丹星和林瑞莲也没有。在听证会上,费沙说,他认为警方这个要求合理,

 

费沙认同,他10月7日再次见到辣玉莎时,并未问起她10月4日再次撒谎一事,因为她并没有提出这事,也没有征求他的看法。

 

他认同,自己既然一直与辣玉莎有直接联系,完全可以建议她向国会坦白并澄清事实,但他没有这么做;他承认,这不合逻辑。

 

热点三:为何近三个月后才成立纪律委员会调查?

 

11月1日,国会复会,辣玉莎在国会发言,承认自己8月3日撒谎,撤回相关言论,并为自己的不实言论向国会、警察部队和性侵受害者道歉。

 

费沙在听证会上供证说,10月29日,辣玉莎在工人党中央委员会上分阅了自己的国会发言草稿。这时他才知道辣玉莎准备在11月1日向国会坦白。他对此表示鼓励,说辣玉莎“做对了”,是“勇敢的”。

 

11月1日,辣玉莎在国会坦白澄清之后,费沙说,自己感到轻松(relieved)多了。  

<a href=新加坡主要反对党副主席:前议员称高层建议“把这事带进坟墓”是在撒谎” />

  同日,工人党党魁毕丹星发表文告说,辣玉莎不应该在国会发表不实言论。他说,“辣玉莎跟我说,她要在国会上坦白。这是她该做的。

 

同日下午,费沙收到一把手毕丹星的信息,让他加入新成立的纪律委员会,调查辣玉莎撒谎一事。

 

11月2日,纪委会正式成立,成员为一把手毕丹星、主席林瑞莲、副主席费沙。除了他们三人,工人党最高决策机构中央委员会的其他成员并不知道辣玉莎曾经于8月8日向三人坦白撒谎一事。

 

纪委会三人讨论辣玉莎的处分建议之后,于11月30日拿到中委会上讨论的时候,其他成员对此仍不知晓。

 

费沙在听证会上供证说,辣玉莎是否曾经向高层坦白并寻求指示或建议,会影响纪委会的处分建议。

 

费沙同意,工人党11月1日的文告让读者误会,以为辣玉莎从未向高层坦白过。

 

热点四:纪委会是否有违公平公正原则?

 

当时,工人党要求一些党员就辣玉莎国会撒谎一事表明态度,提出看法。费沙同意,如果这些党员当时知道辣玉莎早在8月8日已向最高层三人坦白,他们对此事处理的态度和看法可能不太一样。

 

然而,费沙认为,没有必要让中委会其他成员或受邀向纪委会表明态度和看法的党员知道此事的所有细节,因为这与纪委会的工作没有直接关联。

 

他说,纪委会提出处分建议的基础是11月8日开始收集证据之后,到11月29日总结调查的这段时间内的信息,其他不在这个时间段内的信息不予受理。

 

费沙说,在纪委会成立之后,无论毕丹星或林瑞莲都没有跟他讨论过辣玉莎8月8日坦白一事是否要放进纪委会的记录,也没有讨论过是否该向中委会说明最高层三人知道辣玉莎两次在国会撒谎。

 

费沙认同,如果存在利益关系,任何人不应该参与决策或建议。但是,他不认为自己参与纪委会有任何利益冲突。

 

11月30日,工人党纪委会向中委会提呈处分建议,建议辣玉莎自行退党辞职,如果不肯退党辞职就给予开除。在中委会会议上,纪委会三人并未向中委会说明辣玉莎曾在8月8日向三人坦白,也没有向中委会说明辣玉莎的秘书助理罗佩英和义工纳登强烈要求纪委会三人公开自己对此事的知晓和参与。

 

费沙认同,工人党中委会在不知全部内情的情况下,表决同意对辣玉莎的处分。

 

热点五、听证会上针锋相对

 

12月9日,费沙出席听证会时,携带了一些记录文件。

 

<a href=新加坡主要反对党副主席:前议员称高层建议“把这事带进坟墓”是在撒谎” />

 

他对听证会说,这些文件是用来帮助自己回忆当时发生的事情顺序。

 

他说,在出席听证会的前两天,他12月8日、9日两天与毕丹星和林瑞莲见面,见面时间大概是两三小时,讨论了事发之后各个时间点的日期是否记录正确。

 

听证会询问,毕丹星和林瑞莲在与费沙见面时,有无携带什么文件或记录。费沙拒绝回答,他说,我只能回答自己带了什么,无法回答其他两人带了什么。

 

听证会成员唐振辉再问,“从你看来,他们带的是什么文件或记录?”

 

费沙回答说,为了信息完整和正确,听证会可以在传召毕丹星和林瑞莲时直接问他们。

 

听证会提醒,在听证会上拒绝回答问题,可能形成藐视国会的行为。唐振辉又问:“他们有无带什么文件或记录?”

 

费沙回答:“有。”

 

唐振辉又问:“你知道那些是什么文件或记录?”

 

费沙回答:“我不回答这个问题。”

 

唐振辉问:“你之前说过,从8月8日到10月29日,你跟辣玉莎只接触过两三次,为何你需要跟毕丹星和林瑞莲接连两天见面,各两三小时,并做了这么长的几页纸来提醒自己?你们谈了些什么?”

 

费沙说:“我可以把手上这几页纸交给你看。纸上的记录都是我自己的回忆和记录,没有人跟我说过该怎么记录。”

 

唐振辉说:“我并无暗示你们曾经串供。你可以把手上的记录交给听证会秘书处吗?”

 

费沙说:“可以。”

 

 背景 

 

辣玉莎生于1993年,马来族,大学学历,毕业于澳洲Murdoch莫道克大学。

 

2018年加入工人党。2020年6月30日,工人党宣布,她是盛港集选区四人竞选团队的候选人之一,也是当届大选的最年轻候选人。

 

工人党盛港团队以52.12%得票率击败执政党人民行动党的团队,赢得盛港集选区议席。辣玉莎成为新加坡第14届国会的最年轻议员。

 

<a href=新加坡主要反对党副主席:前议员称高层建议“把这事带进坟墓”是在撒谎” />

 

同届大选,除了盛港集选区之外,工人党还赢得阿裕尼集选区五个议席和后港单选区一个议席,一共11个,是国会中的最大反对党。

 

2020年8月24日,工人党党魁毕丹星受委为国会反对党领袖。毕丹星,生于1976年,印度族,毕业于新加坡国立大学,执业律师。

 

林瑞莲,工人党,主席,生于1965年,华族,毕业于新加坡国立大学、伦敦大学,执业律师。

 

费沙,工人党,副主席,生于1975年,马来族,毕业于澳洲Monash蒙纳士大学。

[新加坡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